周二,被告辩称,菲律宾女佣的证词不一致且不可信。

如果我早些时候知道持有短期签证的中国香港移民弗兰克·尤宽奥尔(FrancoYiuKwanOrr)持有护照开立银行账户,辩方在周二的结辩中指出,这名菲律宾女性家庭佣工的证词前后矛盾且不可靠,包括如果我早些时候知道我持短期签证和往返机票来到加拿大,持有护照在银行开立账户,入境时受到移民官员的质疑。 该案周二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继续审理,该法院上午传唤菲律宾国民银行(PNB)苏里分行的员工作证,下午进入辩方终结辩论。 柯耀坤本人也坐在被告席上,他的妻子OiLingNicoleHuen也出席了听证会。 ■柯耀坤(右)和他的妻子齐爱玲 信息图片与香港移民官员交谈辩护律师卡琳·布洛克(KarinBlok)在结案陈词中表示,菲律宾家庭佣工此前作证称,她不知道自己是持临时居留签证(TRV)入境的。然而,根据加拿大驻中国香港总领事馆的申请资料,这名菲律宾家庭佣工曾与入境事务主任交谈,并自行出示菲律宾护照。她也清楚地知道,她只能合法和临时地做最多183天的家庭佣工,而且并非不知道。 布洛克指出,菲律宾家庭佣工在2008年9月抵达温哥华国际机场(YVR)时,并没有前往为外国游客设立的第二条检查线接受移民官员的采访。 然而,根据菲律宾家庭佣工护照上的印章,当她抵达YVR并知道她在加拿大的短期家庭佣工身份时,她确实收到了询问。 此外,根据YVR国泰航空站负责人艾瑞唐(IreneTang)提供的证据,菲律宾家庭佣工和柯耀坤都持有有效期为9个月的往返机票。 布洛克相信菲律宾女佣清楚地知道她应该在最后期限前离开这个国家。她后来要求柯耀坤申请延长签证,但在非法居留前被移民局拒绝。 布洛克补充说,根据PNB员工的声明,银行的新开户要求申请人亲自办理并出示有效护照。客户还需要填写申请表和签名,以表明菲律宾女佣应该亲自办理银行开户。 然而,菲律宾女佣早些时候提供了证据,并敦促柯耀坤在到达YVR后没收她的护照。 布洛克问:“如果护照被拿走,她(菲律宾女佣)将如何开户?”柯耀坤的房子没有密码锁。此外,菲律宾女佣早些时候指出,柯耀坤的房子有密码锁,不允许她离开房子。 布洛克说:“我相信没有父母会把他们的孩子和菲律宾家庭佣工锁在家里。” 她指出,事实上,柯耀坤的房子没有密码锁,只是没有连接到保安公司监控的防盗设施。 菲律宾家庭佣工说,她经常被她的女雇主责骂。她一天工作16个小时,每个月只有500元的工资。 布洛克表示,根据照片显示,这名菲律宾女佣与芷爱玲和她的三个女儿拍了一张快乐的照片,并曾经汇给菲律宾家庭1000多元,这表明这名菲律宾女佣的证词前后矛盾且不可靠。 检方和辩方周三进行了终结辩论,法官将在稍后对重审做出裁决。 据数据显示,柯耀坤的家人于2008年和她的菲律宾家庭佣工从中国香港抵达温哥华。2010年,菲律宾家庭佣工在与智爱玲发生纠纷后向警方报案 2013年,柯耀坤被判三项罪名成立,包括非法贩运人口,并被判处18个月监禁。李爱玲两项指控未成立 2015年3月,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上诉法院推翻了最初的判决,并下令将案件退回重审。

发表评论